篮球巨星网址多少

“習書記提出的‘滴水穿石’和‘弱鳥先飛’凝成了閩東精神”

——習近平在寧德(六)

2019-06-03
03 2019-06

08:21

分享
來源:《學習時報》作者:田玉玨 薛偉江 李 政

 

  采訪對象:林思翔,1943年7月生,福建連江人。1983年5月任寧德地委委員、秘書長,1989年7月任行署副專員。其后任福建省科協黨組書記、副主席,省政協常委、經科委副主任。

  采 訪 組:田玉玨 薛偉江 李 政

  采訪日期:2017年6月3日

  采訪地點:福州市芳沁園

  采訪組:林書記您好!習近平同志剛到寧德工作時,干部群眾對他期望很高,他當時是怎么給大家做思想工作的?

  林思翔:聽說習書記來寧德,閩東人確實抱有很高的期望值。因為大家聽說習書記的父親是中央領導,只要從上面要些大項目,就可以把閩東的經濟發展起來。閩東那時候真窮啊,交通又閉塞,干部群眾有快速致富的美好愿望,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本身缺乏志氣,老覺得閩東在省里什么都是落后的,經濟上體量小,發展又比較慢,滋生出比較強的等、靠、要心理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習書記不得不給大家澆“冷水”。他講:“我不是來當‘采購員’,不是背著項目來的,而且貧困問題也不是靠項目就能得到根本解決的。大項目是要發展,但條件不成熟的時候就不能急。現在公路等級低,鐵路也沒有,港口碼頭開發也不具備條件。我們閩東不可能一夜就富起來,不能寄希望于一下子抱個‘金娃娃’。事物的發展,外因永遠是條件,內因才是根本。關鍵還是要把人民群眾的積極性調動起來,力量凝聚起來。人窮志不能短,扶貧先要扶志,只有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,才能最終擺脫貧困。”這些是他在深入基層調查研究之后得出的結論,與此同時,他響亮地提出了“滴水穿石”和“弱鳥先飛”的思想。

  習書記提出“滴水穿石”和“弱鳥先飛”,站位高,也很有新意,大家聽了感到很新奇,但不太理解,甚至心里覺得不太舒服。寧德人窮怕了,恨不得一夜致富,可習書記卻提出“滴水穿石”,需要有個適應和接受過程。習書記做思想工作很有一套,潤物無聲,不用行政命令來強制大家,而是花些時間慢慢跟大家解釋,推心置腹地交流,解開人們心里的疙瘩。慢慢地,大家都覺得還是習書記講得有道理。一方面,“滴水穿石”的概念很符合寧德實際,雖然有人發牢騷說“滴水穿石”滴到什么時間還不知道,但經過習書記一番耐心工作,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就被打消掉,干部群眾的頭腦也清醒起來了。另一方面,“弱鳥先飛”的概念確實鼓舞人心,給人長志氣。雖然以前大家有一些自卑心理在作怪,但咱們人窮志不能窮。“弱”是現實,但要從自己身上找落后原因,要奮勇“先飛”。只要有志氣,就能后來居上。

  現在回頭來看,習書記當年的思路不是很對嗎?條件逐漸具備了,方方面面就發展起來了。當時清單列了一大堆,不切合實際。說到底,最終還要靠大家振作起來,凝神聚氣,把內心的積極性激發出來,把各項工作做好,改變貧困面貌。“滴水穿石”和“弱鳥先飛”的思想,一直貫穿于習書記在寧德工作的始終,并被閩東人民傳承發揚,稱之為“閩東精神”。

  采訪組:寧德當年是集中連片貧困地區,習近平同志尤其重視脫貧工作。在您看來,寧德的脫貧實踐,對他后來形成系統的脫貧思想起到了哪些作用?

  林思翔:擺脫貧困,是習書記當年在寧德工作的著力點。寧德這樣一個脫貧樣本,直接推動了他脫貧思想的形成。正是在寧德這個地方,他加深了對地方貧困狀況的認識。寧德是福建最貧困的地方,貧困的面貌在他頭腦當中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記,貧困地區群眾要求擺脫貧困的呼聲也給他內心帶來強烈震撼。在寧德基層,農村的房子都很破舊。當年他陪同王兆國省長到寧德考察,在壽寧縣就看到老百姓真有窮得兩個人合穿一條褲子的。更重要的是,地區一旦戴上貧困帽子,干部群眾的自尊心受到打擊,就會覺得什么都不如人家。所以,鼓勵干部群眾樹立信心,長自己志氣,也非常必要。這些實際感觸,對習書記后來鍥而不舍地抓脫貧攻堅,有著重要啟發。

  寧德的工作經歷,也是習書記提出精準扶貧思想的源頭之一。他最反感不切實際的數字脫貧和“撒胡椒面式脫貧”。他當分管農村工作的省委副書記時,寧德地委的一位領導,向省里報告說閩東已經基本脫貧。他看到這個報告就表示懷疑。當時全省的計劃是到2000年基本脫貧,意味著有85%能夠達標,剩下的15%還不能完全脫貧,所以說是“基本脫貧”。考慮到特殊的歷史條件,這15%不脫貧的指標就是留給閩東地區的。如果連閩東都已經脫貧了,那全省就全面脫貧了。可見習書記對待脫貧問題非常實事求是,態度也客觀冷靜。所以我認為,習書記提出的精準扶貧理念是在實踐中提煉出來的,要精準到每一戶里去,一戶一戶地算,而不是粗糙地、籠統地說達到什么水平了,人均多少。脫貧工作可不能搞平均。

  正是在寧德這個地方,習書記開始下決心通過移民安置的方式,從根本上解決部分百姓因為自然條件局限無法脫貧的問題。他到基層調研,多數都是去最貧困的地方,接觸最底層的群眾。當初他“三進下黨”的下黨鄉,建鄉的時候什么都沒有,就是幾座舊房子。赤溪村(原下山溪村)的貧困早在1984年就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關注。習書記到寧德后更加重視這個村的脫貧問題,后來整村實施搬遷,從山上移民下來。這是很不容易的,因為除了要給移民蓋房子,還要讓大家有田種、有事做,安居樂業,讓他們的子女都能接受義務教育,斬斷“窮根”,防止貧困的代際延續。連家船民上岸和茅草房改造,也是他在地區和省里任職期間搞起來的,最初只是寧德小規模小范圍的嘗試,后來在全省推開,被稱為“造福工程”。這都是他到省里任副書記和省長期間大力推動、起了主導作用的。

  采訪組:在您與習近平同志兩年的接觸中,他在哪些方面讓您感受最為深刻?

  林思翔:習書記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人。他重情義,有真性情,我認為這是他最富有人格魅力的地方。最有代表性的事情,就是他對老干部的感情。閩東這個地方,北方的老干部比較多。他對老干部敬重有加,舍得花時間跟他們談話。老干部有什么事找他,甚至談一兩個鐘頭,他都不覺得是“浪費時間”。用他的話說,這叫“磨刀不誤砍柴工”。他說:“通過談話可以溝通思想,這比做其他工作還要管用。”

  有這樣一件事情。寧德行署有一位領導干部叫李治禮,是從山西過來的。他開始是行署副專員,后來是地區紀委書記,習書記到寧德時他已經退休了。很不幸的是,有一天,這個李書記突發腦溢血,去世了。他的老伴慌亂之中,抓起電話就給習書記打了過去,說:“習書記,我們家老李走了。”后來他老伴跟我講,她并沒有與習書記直接接觸過,但在那樣的時刻,什么人都沒有想起來,一下子就想到了習書記,要給他打電話。其實,是李治禮同志覺得習書記對老干部們很尊重,對他印象好,經常在家里提到,就給他老伴留下了習書記非常值得信任的印象。

  還有一件事情。我們寧德地委有一個老書記叫李天瑞,也是習書記很敬重的人。老書記回閩東來,習書記都交代辦公室要派車接送,還虛心向他請教。后來李書記也是突發急癥去世了。料理后事的時候,習書記非常難過,當即發了唁電,并交代我全權代表寧德地委去安排撫恤,后來還親自參加他的追悼會。

  他對寧德地委前任書記呂居永同志也格外尊重。他接呂書記班的時候,呂書記已經62歲,他才35歲。但是他下鄉調研的時候,還會請呂書記一起去。這份現任領導對上任領導的敬重是非常難得的。

  過年過節,習書記去慰問老干部的時候,都要專門去看望老紅軍。有時下基層,也不忘記這方面的事。屏南縣是寧德最貧困的地方之一,他去調研的時候,還專門去了壽山鄉東盤村。壽山非常偏僻,是野猴子出沒的地方。東盤村就更偏僻了,可是他帶著我們跋山涉水,一路走進那個村子,就是為了去看望一位老紅軍。

  采訪組:您剛才談到,習近平同志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人,除了對老干部的感情很深,還有哪些感人的故事嗎?

  林思翔:習書記的故事太多了。他千方百計考慮閩東如何擺脫貧困,說到底就是一種為民情懷。他心中牽掛群眾,就是人情味的集中體現。還有,他在寧德掀起反腐風暴,清理違規建房,不是說為了抓幾個“老虎”,主要還是從維護人民利益角度出發,考慮到閩東的土地本來就稀缺,良田被擠占了,人民利益就受損失。而且,他從陜北的山溝溝里面走出來,又在寧德的萬千大山中感受百姓疾苦,對基層農民的情感早就融入了血液。

  習書記有一個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。和他一起共事的班子成員,或者身邊工作的同志,和他談到一些想法和要求,他都會隨時記在上面,甚至包括一些要求解決的個人問題。比如有人要求工作變動啊,家里生活有什么困難啊,只要你的要求是合理的,他都會記在這個小筆記本里。可能當事人自己說完都沒有在意,但過一段時間,他就幫助解決了。所以說,他是個行勝于言的有心人,不愛講官話套話,或是張口閉口講大道理,而是用實際行動關愛干部群眾。

  他和大家談起話來非常平易近人,彼此什么話都可以放開講,全是大實話,讓人感覺到他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和感召力。這就是人們平常所說的“真佛只講家常話”。我想,他的這種人情味,與他豐富的閱歷有關。他在陜北農村插隊7年,生活中也承受過各種各樣的磨難,對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珍惜的。

  采訪組:在您與習近平同志的接觸交往中,有哪些親身經歷的故事嗎?

  林思翔:習書記調到省里以后,對我的工作仍然非常關心支持。1996年底,我調到省科協工作。他知道了,還專門給我打電話聊過幾回。有一次,我們省科協在南平市舉辦山區經濟發展論壇,是帶有務虛性質的研討會。我想,最好能請到一位省領導參加,對會議效果能起到促進作用,與會者回去后也好貫徹。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到習書記辦公室,想請他到會講話。習書記想了想,說:“好啊,我支持科協工作。”1999年3月,他就和我一起去了南平,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,論壇辦得非常成功。那時候他是分管農業的副書記,會后還專門提出,要去看一看南平災區重建情況。因為1998年南方發生特大洪水,南平受災很嚴重,過了一年,他還在牽掛這件事。就這樣,我陪著他把南平的幾個縣看了一遍。

  看完災區重建,他又去考察了地處南平西芹的福建林學院,為學院辦了一件大好事。那個時候,福建林學院建在南平西邊的大山里面。學院一直想遷到福州去,但領導層沒有人敢拍板,也沒有把這件事擺到議事日程上。林學院的領導來找我,說能不能請習書記來看一看,反映一下我們的困難。我就向習書記匯報了這個事。他聽完,就決定馬上去看看。看完以后,他跟我講:“學院確實應該搬出來,在山溝溝里面是不行的。”不久,他當選省長,就在他手上,把林學院搬到了福州,和農業大學合并,改名為福建農林大學。

  和習書記一起共事過的同志都有一個共識,就是感到他待人非常真摯,在一起經歷的很多事情都銘記于心,不管他當了多大的領導也沒有忘記。2010年他回到寧德,那時他已經是國家副主席,還專門找到當時一起在寧德搭班子的老同志座談,和大家聊得非常愉快。他回想起當年吃寧德本地小吃地瓜粉扣,還高興地對我講:“當初咱們做鄰居,你們家里有幾種菜燒得可好啦!”這么多年過去了,他還是那樣子,和大家講家常話,非常親切。

  后來,我們單位先后編了兩套書,我專門寄給他。本以為他收不到,可沒過多久,他就讓中央辦公廳的同志給我打電話,說書都已經收到了,向我表示感謝。他從來沒有忘記老朋友,這種為人和風格,讓我們欽佩。

  采訪組:除了剛才這些話題,習近平同志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交往中,還有哪些方面給您留下了深刻印象?

  林思翔:習書記到寧德任書記的時候,我是地委秘書長。他的辦公室在我辦公室樓上,宿舍在我家隔壁,兩家的廚房中間僅隔著一個采光小天井。

  剛和習書記打交道時,就感覺他非常樸實,生活上也沒什么講究。吃飯就在地委食堂。穿衣服也是入鄉隨俗,沒讓大家感覺有什么與眾不同。住的跟我們一樣的舊房子,建筑面積大約是九十幾個平米,條件差不說,還是個把西頭兒的房間,太陽一西曬就會很熱。他坐的車是一臺很舊的老爺車,出事故大修過,經常在路上拋錨。不熟悉的人不知道,寧德雖然離福州不遠,可外面的人一來就會被這里的山路嚇住。剛出寧德城就是著名的飛鸞嶺,山高路險,盤山路旁邊就是萬丈懸崖,看下去很可怕。寧德的路這么糟糕,習書記本可以配個好點的車子,可他堅持不用。

  他的辦公室也是老書記用的辦公室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。里外兩個小房間,外面有一套沙發接待客人,里面就是一組老式辦公桌椅。唯一的“高檔”電器是一部窗式空調,轉起來噪聲非常大,嗡嗡作響,還時不時出點故障,鬧罷工。可習書記對這些都不在意。

  習書記愛讀書、愛學習,這在寧德也是出了名的。我記得那個時候在家屬樓里,燈關得最遲的就是他家。有時候到了十一二點,整個院子里都黑乎乎的一片,只有他家的燈光還亮著,他還在看書。我有時到他家里去匯報工作,就看到一摞一摞的書堆在地上,走路都要繞著走。我看了看,既有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研究,也有張承志的小說,天南海北,他什么書都看。他說:“我什么書都愛看,在農村插隊的時候就是這樣,白天挑擔子,晚上就在小油燈下讀書。”

  他不僅自己愛讀書,也非常提倡機關干部讀書看報。當時寧德地委財政比較困難,我當秘書長時,所有常委只訂了一份《人民日報》,誰要看就去會議室看。這既是節省開支,也因為需求不大。沒想到他來了就問我:“我的《人民日報》呢?”我跟他講沒專門訂。他就說:“《人民日報》一定要訂,不看《人民日報》怎么了解國家大事,怎么能當好領導干部?”原來他有天天看《人民日報》的習慣。后來,我們不僅訂了《人民日報》,《福建日報》也是每人一份,在習書記的潛移默化之下,地委機關讀書看報的氣氛也逐漸濃厚起來。

  他不僅自己愛讀書看報,而且對于報刊建設和發行也重視,《閩東報》是在他手里復刊的。他剛來的時候就講:“寧德應該有一張報紙。”其實寧德之前一直是有報紙的,“文革”中停掉了,一直沒有恢復起來。他很重視復刊工作,專門成立了籌備組,用了2個月時間就把《閩東報》恢復了,他還專門寫了復刊詞。后來有一次在福安縣召開地區報刊發行會,他還專門去講話,談到要重視黨報黨刊的發行工作。

  習書記在寧德工作雖然只有短短的2年,但大家的反映很好,他在干部群眾中的威望很高。他每次講話,思想深,視野寬,站位高,看問題有辯證分析,話講得又務實周到。每次他作報告,會場就很安靜。有時候可能開到中午12點半,但大家都聽得很認真,覺得有收獲,都不覺得累。

  應該說,習書記來寧德之后,給這個古老而又閉塞的地方帶來了一股清新氣息。他的理念是新的,講的話也是新的,總是充滿辯證的力量,分析很透徹。一方面講清寧德的弱勢有哪些,另一方面擺出好的優勢在哪里,兩相比較,利弊自見,這對大家都是很好的學習和提高機會。他為人厚道,有人情味,從不冷冰冰地居高臨下,而是給人溫暖和安全感,每次找到他談話以后,心里都熱乎乎的。

  今天,他成為黨中央的核心、全黨的核心,閩東干部群眾都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,感到驕傲。有這樣富有人情味的人民領袖,我們的偉大事業一定會取得更加輝煌的成就。

  (網絡編輯:李軍輝)

篮球巨星网址多少 二八杠生死门演示 三分时时彩在线计划网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今天 时时彩计划群是套吗 江苏快三助手官网 乐虎lehu116 山东时时犯罪记录 天pk10计划两期版期 德国主场24荷兰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时时彩后一计划倍投表